理论时空 |人民书市 | 社情社貌 | 金典语义 | 金典比对 | 金典关联 | 金典听读  
English     |    Français     |    Deutsch    |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    Español    |    日本語  
金典语义查询 金典引文比对 金典概念关联 金典模糊找句 金典自助听读 经典诵读 金典视频导读
   
十八届三中全会前瞻·专家系列访谈之一
王雍君教授谈“中国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
人民出版社网    www.ccpph.com.cn    2013-11-07      来源:  人民网-独家特稿

字号  【      】  打印                    
 

  

>>进入访谈直播页面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人民网的访谈节目,十八届三中全会进入了倒计时,一个共识就是财税改革会将成为新一轮的经济体制改革的突破点,今天我们节目邀请到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长王雍君先生,和大家一起探讨“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前瞻”。
  [主持人]:首先,一起欢迎一下王教授!
  [王雍君]:你好,各位网友下午好!
  [主持人]:王教授,刚才说到三中全会会涉及到众多领域的改革,可能现在经济学的很多猜想会集中在财税体制改革,您觉得财税体制改革在这次会议当中被热议的程度会占到多少?
  [王雍君]:我想在新一轮改革期当中,财税体制改革会位于一个重要的位置,在过去前30年的改革开放中,中国的财税体制改革就是一个突破口,这一轮改革也会延续这个传统。
  [主持人]:我们如果看目前的财税体制改革会存在的一些问题?
  [王雍君]:首先界定财税体制改革这个词,可以宽泛的理解,也可以狭义的理解。如果狭义的理解,财税体制是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涉及各级地方政府间的关系,简单讲是处理政府间的财税体制改革制度安排,我们把它定义为狭义的财税体制,核心部分就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当然也涉及到省以下各级政府间的关系,主要讲的是纵向关系,当然有时也涉及横向关系,比如说各级政府之间的、各个地方政府之间的税收竞争、税收协调、或对口支援的转移支付,但是我们通常讲纵向的财政关系,主要涉及四个问题。
  [王雍君]:第一是中央和地方之间的支出责任划分,把它表达为支出划分。第二是收入划分,核心是税收的划分。第三个就是政府间的转移支付,包括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围度,就是中央跟地方间的财政管制,主要是中央对地方的财政管制。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这四个问题当中,突破口会是哪个问题?
  [王雍君]:我想在新一轮改革中,财税体制改革的突破口我个人以为最好是集中在政府间转移支付上。这是我们新一轮改革的一个最好的切入点,其原因是因为我们地方税制的改革还有支出责任划分,我们虽然是很有必要的,但是不太可能有太大的动作。而且这两个层面涉及到的制约因素也比较多,相反,转移支付作为改革的突破口,应该有比较大的作用和空间。
  [主持人]:我们说任何改革都有一个线路图,您觉得财税体制改革的线路图是怎样,这里面有没有先后顺序?
  [王雍君]:很明显,线路图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我们自己改革者,首先也考虑的也是一个线路图,只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完整的线路图,我们才能去判断各项改革之间的先后关系,以及改革的优先性和重点,线路图是客观存在的。
  [主持人]:我们说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包括建构科学合理的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应该说是中央新的领导集体加快和深化改革的重要方面之一。那么,王教授,您觉得重塑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这个意义究竟重要在什么地方?
  [王雍君]:简单的讲,重要性就在于如果没有良好的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政关系,那么整个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施政能力将难以得到系统和持久的提升。我们经常讲要提升政府的执政和施政能力,首先应该是从处理好中央跟地方的财政关系做起,所以财税体制改革对于提升政府的执政和施政能力事关重大。
  [主持人]:中央和地方间的财力分配包括事权划分,我们应该怎样调整?
  [王雍君]:最简单的一点就是地方政府管地方的事,中央政府管全国的事,这是最为简单的一种表述。当然,在具体的制度设计中,我们要严格界定好什么是中央的事务、什么是地方的事务,需要费一番心思。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核心问题就是中央管好国家的事、地方管好地方的事。
  [主持人]:各种职能解决好自己的事情。
  [王雍君]:所谓地方的事简单表达一下,如果这件事情处理得不好或者处理得不好,并不会对其他地区、也不会对其他造成什么明显的影响。经济学讲,如果没有外部性,不管是有利还是不利的外部性,只要没有外部性,这个事务就是地方事务,最好是由地方政府根据自身情况来做决定,这是最佳的体制安排。
  [主持人]:我们看到近年来各地应该说是纷纷的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城镇化的推进,这个里面地方债券发行规模逐年上涨,您认为当地地方债券风险目前处于什么地步,疯涨的地方债券规模有利还是有弊呢?
  [王雍君]:地方债券问题在各地倍受关注,特别是最近国家审计署进行审计以后,关注度提高了,为什么关注呢?主要原因是当前地方债务规模偏大,而且积累了比较高的财政风险,如果不及时预警管控,有可能形势会继续恶化,所以必须要加强地方债务的管理。从当前的情况来看,主要是地方债务总体规模仍然在增长,而且更关键的问题是这种增长的地方债务现在还没有一个良好的制度框架,包括法律制度来加以规范,这就是我们讲今后还有更多隐忧的地方。
  [主持人]:应该说地方政府债券我们应该是禁而不是放。
  [王雍君]:很明显,各级地方政府都有很强的政绩观,并且要推进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央的各级地方政府继续在基础设施方面承担很大的投资责任。这样一来,地方的债务和发行债券就有客观的必要性。我们意识到中国的地方政府对债务和债券发行的客观合理性比其他国家更明显一些,所以我们讲问题不在于地方要不要发行债券,或者是以其他形式处理债务,而是我们如何建立一套良好的制度安排,这是关键问题所在。
  [主持人]:对,所以现在《预算法》当中关于地方债券管理办法是不是也要进行改革,应该怎样改革?
  [王雍君]:我们有三种可能的选择,第一是加强市场力量对地方债券和债务的约束,就是依赖建设一个良好的政府债券市场,这个方面在国外已经积累了多年经验,我们可以借鉴。
  [主持人]:我知道您肯定也关注一点,因为今年以来,财税改革当中,有很多老百姓探讨的话题,比如说房产税、遗产税,包括个人所得税,现在老百姓谈到的这些财税体系当中要热议的话题,他们的出发点,包括我国的落脚点分别在什么地方?
  [王雍君]:是的,民众非常关注。因为很少有哪一个税种,除了个人所得税以外,没有像房产税、遗产税直接牵涉到民众的利益,所以民众非常关注。但是房产税、遗产税本身是一个事关重大的税,牵涉到经济社会很多问题,所以我们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应该设立一个比较合理的方案。
  [主持人]:对,所以我们应该多听听大家的声音。
  [王雍君]:对,因为税收是所有人的利益,应该尽可能鼓励民众的话语权表达。
  [主持人]:说到这里,其实财税政策也属于公共政策范畴,所以您觉不觉得我们应该把将来税收的制定,把公众意见纳入到体制之中?您觉得有没有这样的可能?
  [王雍君]:我想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更重要的说这是非常必要的。事关公共利益的决策其实某种程度上应该有畅通的渠道,让公众表达他们的愿望和心声,这是很关键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同志在《中国政府间财政关系再思考》书中认为以往的财税改革也触及政,主要也涉及财,他当中所说的政主要是指哪些方面?
  [王雍君]:财政问题事关所有人的利益,也事关政府的执政和施政能力,我们经常讲,公共利益其实最典型的表达就是管好纳税人的钱袋子,能否管好纳税人的钱袋子,也是考验政府执政和施政能力的关键,但是怎样管理好纳税人的钱袋子?钱袋子从表面上看,表达的是财、是资源问题,但实际上公共资源的筹集、分配和使用都依赖良好的制度安排,我们涉及到的政,其实关键点还是一整套制度安排,这个制度安排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预算制度。预算制度的本质是一套程序和规则,如果没有良好的预算制度,包括程序和规则,那么我们这个政就非常的欠缺了。
  [王雍君]:另外一套制度安排就是税收制度,还有一套制度安排是政府间的财政关系,我们经常讲是处理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划分、财权划分、转移支付、财政管制等等。还有一套制度安排就是国库管理制度,主要是关注政府现金流入流出和余额的管理,我们所讲的政就是基本的制度安排,就是预算制度、税收制度、政府间财政制度和国库管理制度。
  [主持人]:谢谢王教授!现在我们所讲的财权的调整,包括我们现在说简政放权的行政体制改革,您觉得这两者应该如何共同推进经济改革朝前发展?
  [王雍君]:这个问题的本质就是政府和市场的定位问题,我们建设市场经济已经有30多年了,但是如何恰当的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我们一直在探索中。这一次新一届政府把简政放权、减少行政审批和行政许可作为重要内容,就是就是为了在市场资源分配中发挥基础的作用。如果过多干预,不仅不能矫正市场失灵,有可能还会加剧,所以以上改革是抓住了要点。
  [主持人]:非常感谢王教授,我们看王教授的语速非常快,但是我相信这种专业的解析包括缜密的思维会对我们将来国家的财税体制改革多一份思考,非常感谢王教授,谢谢您!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