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时空 |人民书市 | 社情社貌 | 金典语义 | 金典比对 | 金典关联 | 金典听读  
English     |    Français     |    Deutsch    |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    Español    |    日本語  
金典语义查询 金典引文比对 金典概念关联 金典模糊找句 金典自助听读 经典诵读 金典视频导读
   
“管”“放”之间再平衡——聚焦新一轮政府职能转变
人民出版社网    www.ccpph.com.cn    2013-11-01      来源:  人民网-党建政治

字号  【      】  打印                    
 

  原标题:“管”“放”之间再平衡——聚焦新一轮政府职能转变
  这是新一届政府“开门首件大事”。
  这是一场事关简政放权的自我革命。
  简政放权,旨在充分激发市场主体的动力和活力,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促进经济长期持续健康发展。半年来,这场以转变政府职能为核心,大力推进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正阔步向纵深推进。
  改革阔步前进 成效初步显现
  从南国广东,到北国黑龙江,简政放权,放宽市场准入,正优化营商环境,激发市场活力,使市场主体数量大幅增加。
  10月9日,淮安市清浦区永兴烟酒店店主周俊宜成为清浦区实施市场准入制度改革政策后首个办理执照的个体户。领到新版营业执照后,他高兴地说,以前,销售烟酒等食品类个体户要想拿到营业执照必须先办理烟草证、食品流通许可证等前置审批。如今,可先拿营业执照,再办理这些证。“工作人员还亲自上门解释新制度政策,压缩了办理营业执照的时间。”
  淮安市发生的这一幕只是新一轮政府职能转变、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带来积极变化的缩影。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秘书长王满传曾参与国家行政审批改革摸底调研。他说,今年年初,国务院领导提出本届政府把现有1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我们当时心里打鼓”,对能否完成没有把握。这意味着5年要减少约600项,每年约120项。
  “今年已公布减少的前两批事项已达200多项。力度之大,进展之快,超出了我们的预料,确实没想到。”他说。
  减少行政审批事项是转变政府职能极为重要的方面。今年以来,这项工作紧锣密鼓地推进:
  ——4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第一批先行取消和下放71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
  ——随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6项。在征求协会、企业等的基础上,发展改革委还提出取消、下放和转出涉及企业的投资核准事项40多项。
  ——5月16日,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动员电视电话会议宣布取消和下放133项行政审批等事项。
  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一批取消和下放133项行政审批等事项是一个开始,下一步,要坚定不移继续推进。
  今年国务院机构改革,铁道部被并入交通部。由于政策措施得当,这项改革进展较为顺利。此后,铁路部门积极参与市场竞争,在货物运输和客运方面出台了方便企业和旅客的举措。而在这项改革前,参与改革风险评估的专家曾担心改革力度较大,影响面广,稍有不当,会引发混乱,影响运输安全。
  “改革红利正在陆续释放:最新数据表明,今年三季度我国经济增速达到7.8%,前三季度为7.7%,全年完成7.5%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已无悬念。”王满传说。
  力度超过以往 挑战前所未有
  机构改革不易,转变职能更难。这是削权,是自我革命,会很痛,甚至有割腕的感觉。“我们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决不明放暗不放,避重就轻,更不能搞变相游戏。”国务院领导在年初记者招待会上掷地有声的话语,道出了这场改革的艰巨性和推进改革的坚定决心。
  “触动利益的确比触及灵魂还难。”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吴亦明认为,近年来,通过不断推进政府信息公开,以及各地大力推进政务服务中心建设,“门难进、脸难看”的问题大大缓解,但“事难办”的现象依然十分突出。主要原因是一些政府工作人员服务群众意识不强,有的甚至滥用权力、以权谋私。
  北漂青年小周回老家河北衡水办理护照,竟然跑了六趟才办成;郑州一孕妇4个月跑了20趟仍未办成准生证;江苏创业青年小狄跑了11次才办成了营业执照和法人执照……近期,媒体曝光了一批群众“办证难”事件,引发各界强烈关注。群众办事何时不再“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
  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已逐渐步入深水区。
  王满传认为,理顺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简政放权等大原则清晰,大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但相对边界并不清晰。如何明确地划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政府部门内部和上下级如何配置权力无论在理论界和实践中均无定论。
  “在理论界没搞清楚的情况下,只能依靠在实践中摸索,要鼓励地方政府先行先试。”他说。
  他认为简政放权要有步骤地实施。目前,市场主体、社会主体发展不成熟。例如,企业的治理结构不健全。一下子放开,政府也不习惯。过去几十年来,市场主体的成熟程度要优于社会组织。好多事情让社会组织做,方向没问题,但行业协会等社会组织暂时恐怕难以担当相应责任。
  王满传说,简政放权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在下放行政审批权后,政府面临监督、监管如何适应的问题,如何避免“一放就乱,一乱就收”?“过去,人家抱着材料。你(政府工作人员)坐办公室。现在不找你审批,(执法部门)就必须经常下去,搜集企业运营情况,但又不能扰民。政府部门是否具备这样的人力物力去监督?”
  “地方政府在机构改革、精兵简政过程中会不会为完成指标等任务玩虚的?搞明减暗增、边减边增那一套?一些部门或地方会不会以红头文件等多种方式变相保留相关权力?”王满传说。
  “管”“放”平衡 用好“看得见的手”
  “如果说机构改革是政府内部权力的优化配置,那么转变职能则是厘清和理顺政府与市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说白了,就是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这是今年年初国务院领导对机构改革提出的总体思路。
  但“为”与“不为”如何划界,“管”与“放”如何平衡,不但考验改革者的智慧,也事关改革的成败。
  当前,我国市场经济秩序还不完善,一些地方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侵权盗版行为时有发生、食品安全事件接二连三。
  “这些问题的出现,与政府的市场监管不到位直接相关,必须采取措施切实强化市场监管。”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周文彰说。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未来5至8年,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转变发展方式,重要的前提是实现‘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的转变。”走向“有限政府”,当前仍需加强三个层面的政府放权,即向市场放权、向社会放权、向地方放权。
  周文彰建议政府在放权的同时,要加强和改善管理,强化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等职能,管好该管的事。“只有下放权力和加强管理两方面并重,才能使政府职能转变顺利推进下去。”
  如何处理好“放”与“管”的关系?周文彰认为在这方面仍需要摸索。“我们出现过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问题。政府职能的管与放,要有步骤、有计划地探索进行。”他说。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滨说,政府向市场、社会和地方放权以后如何监管?目前路径还不清晰。市场之手也有弊端。1979年-1982年,英国放开金融市场,由于政府监管乏力,金融业逐渐成为“资本的赌场”,直接造成此后一系列金融危机。通过加大政务信息公开力度,倒逼各级政府和部门转变工作作风,提升行政效率,已被证明是一条可行的路径,下一步应该更大力度推进。(新华网北京10月30日电 记者 江国成、凌军辉、崔静)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