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时空 |人民书市 | 社情社貌 | 金典语义 | 金典比对 | 金典关联 | 金典听读  
English     |    Français     |    Deutsch    |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    Español    |    日本語  
金典语义查询 金典引文比对 金典概念关联 金典模糊找句 金典自助听读 经典诵读 金典视频导读
   
超越资产阶级民主的理论思考
人民出版社网    www.ccpph.com.cn    2013-10-23      来源:  理论网

字号  【      】  打印                    
 

  如何认识和对待西方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是我们在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过程中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是一个关系到我国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政治建设的指导思想和方向道路的重大问题,需要加以深入研究和准确把握。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在本质上超越了资产阶级民主
  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实现民族复兴伟大梦想的历史进程中,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尽管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发展和完善过程,但它在本质上已经超越了资产阶级民主,是一种比资产阶级民主更高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彻底摆脱了金钱对民主的操纵,确保广大人民群众享有真正的民主权利。资产阶级民主的最大问题,是人们的民主权利形式上是平等的,而实际上是不平等的。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金钱对政治的干预和操纵。在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尤其是垄断资产阶级只占人口的少数,但他们掌握着社会的大部分财富,依靠金钱的干预,掌握着国家权力,维持资产阶级的统治。既然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资本主义国家不能真实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那么,这些国家的民主,无论它在表面上看来如何公平,也无论它如何自我标榜,实质上都是资产阶级民主。我国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广大人民群众享有完全平等的政治权利。虽然我国尚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上还存在着影响人民群众平等行使民主权利的各种因素,但党和政府始终以最大的努力不断消除这些因素,尤其是坚决排除金钱对选举的操纵和金钱对政治的干预,根除贿选、行贿等不法行为的存在,从根本上保证人民享有真正的民主权利,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能够超越资产阶级民主,成为更高类型民主的关键所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把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有机地结合起来,弥补了单一的选举民主的不足。两党制、多党制和议会制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实现形式,其主要特点是通过选举的方式实现政党轮流执政,以维护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民主存在着内在缺陷:选民只能通过投票来决定谁代表他们行使国家权力,他们的民主权力实际上就是隔几年参加一次选举投票。各利益集团在竞选中利用金钱操纵选举,有时为了选票也会适当考虑普通民众的意愿,但这种选举实际上是一种金钱政治,是少数有钱人的游戏。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是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的结合。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途径和最高实现形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又一重要形式。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通过民主协商,在治国理政中形成了高度政治认同和强大社会凝聚力,既尊重多数,又照顾少数,能够充分反映和协调各方面的意愿与利益,具有西方民主不可比拟的广泛性、包容性和真实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用和谐的政党关系取代竞争的政党关系,避免了由政党竞争所引起的社会震荡和社会分裂。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一个根本区别,是资本主义社会存在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政党竞争是阶级矛盾和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的集中表现。我国已经消灭了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社会和谐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它使我国的政党关系成为一种新型的和谐的政党关系。和谐的政党关系克服了西方国家竞争型政党制度的缺陷,在政党关系上实现了统一性与多样性的有机统一,是一种合作共赢的政党制度。这种政党制度首先承认各个政党是独立自主的,地位是完全平等的,它们彼此同心合作,共同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奋斗。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在多党合作中发挥先锋作用、凝聚作用、协调作用、模范作用,使我国的多党合作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各民主党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他们代表着各自所联系的社会阶层,通过各种途径积极参政议政,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种政党制度既充分发挥了各个政党的作用,又保证了社会的团结统一,能够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实现共同的社会理想而奋斗,从根本上避免了资本主义国家政党争斗所产生的各种问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是对资产阶级议会制和三权分立的超越。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种制度规定,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并直接行使立法权,行政机关的行政权、政法机关的司法权都是人民代表大会赋予的,它们都要接受人民代表大会的领导和监督。这种制度既鲜明地体现了我们国家一切权力归人民的社会主义性质,又把权力的分工与统一有机地结合起来,克服了西方资产阶级民主片面强调分权所带来的统一性不足的问题。同时,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实行民主集中制,把民主与集中有机地结合起来,既充分发扬民主,又具有较高的工作效率,这就克服了西方国家片面强调权力制衡,各权力机构之间互相扯皮、效率低下的问题。邓小平同志曾多次指出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在这方面的优越性,强调要保持这个优势,保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超越资产阶级民主,还表现在共产党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上。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要求是人民当家作主。共产党发挥领导作用,是为了使人民更好行使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正因为如此,我们把共产党执政定义为领导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同样,我国的宪法和法律是由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共产党的作用是领导人民制定法律,并在法律颁布后带头遵守法律,这些都是为了使法律制定和实施得更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实施依法治国方略,自己的政策和主张要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变为国家的法律制度。应当说,有了共产党的领导,人民群众能够更好地行使国家权力,宪法和法律得到了更好的制定和遵守,这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超越资产阶级民主的重要表现。但是一些人却要开历史倒车,宣扬在中国搞西方所谓的宪政民主,他们刻意地把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对立起来,与依法治国对立起来,要害就是要取消共产党的领导。一旦共产党的领导被取消,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就失去根本保证,中国民主政治的社会主义性质乃至整个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就会改变,苏东剧变的惨痛教训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前车之鉴,决不可掉以轻心。
  全面超越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是一个长期过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就其根本政治制度和基本政治制度而言,是比资本主义民主优越的社会主义民主,是适合我国基本国情和得到人民群众拥护的民主,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我们充满了信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从总体来说,还处在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形成成熟的和完善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体系,充分显示出社会主义民主的优越性,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
  要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和文化,为社会主义民主的发展奠定坚实的物质技术基础和必要的思想文化条件。民主政治作为上层建筑,是根据经济基础发展的要求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需要坚实的物质技术基础作支撑。同时我们还要看到,民主政治建设是需要一定的思想文化条件的。我国原来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没有经过资产阶级民主充分发展阶段,封建专制主义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人们缺乏民主生活的素养和习惯,教育水平和文化水平也相对较低,这些都会严重制约和影响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发展。这就要求我们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统领,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思想文化建设,努力提高人们的思想文化水平,为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创造良好的思想文化条件。
  要进一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不断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和基本政治制度,从一建立就在本质上超越了西方资产阶级民主,但我国的政治体制和运行机制在某些方面还存在缺陷和不足。改革开放后,我国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对这些问题进行了相应的政治体制改革,情况比过去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但我国的体制改革毕竟只有30多年的时间,政治体制改革仍然任重道远,需要我们长期不懈地努力奋斗,才有可能不仅在根本政治制度和基本政治制度上超越西方资产阶级民主,而且在具体的政治体制和运行机制上超越西方资产阶级民主。
  要积极借鉴人类文明创造的有益成果,但不能在国际比较中丢失甚至否定自我。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政治建设,必须立足于我国的基本国情,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发展道路,决不能机械照搬其他国家的民主政治模式。我们应当借鉴和吸收资产阶级民主中一切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善于运用人类的政治文明成果包括资本主义政治文明成果,来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制度应当采取具体分析的态度。西方资产阶级的基本政治制度,如两党或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议会制等,这些都是与西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相适应的,是反映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阶级本质的东西,决不能把这些制度移植到中国来。但是资本主义国家政治体制中那些对我国有参考价值的东西,我们应当批判地学习借鉴。这并非简单拿过来就行了,而是要结合我国的具体实际进行研究和创新,使之为我所用。那种把资产阶级民主视为普世价值,采取顶礼膜拜、机械照搬的态度,是绝对创造不出超越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那种“外国的月亮比这个圆”的论调,是罔顾事实,根本站不住脚的。近年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发生了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经济陷入困境,这不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吗?美国讲自由民主、网络自由,不是在暗地里大规模监听公民通话和通信吗?美国等西方国家大谈平等,不是发生了抗议贫富悬殊的“占领华尔街”等事件吗?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滥杀无辜的现象不是大量存在吗?西方国家到处输出他们的价值观念和制度模式,在哪个国家获得了真正的成功?对此,我们应有清醒认识,对西方国家“唱衰”中国的险恶用心保持高度警惕。要不断增强我国国际话语权和文化影响力,更好地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增进国际社会对我国的了解,充分展示我国民主进步、文明开放的国家形象,营造有利的国际舆论环境,努力改变“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态势。
  (执笔:闫志民)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