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时空 |人民书市 | 社情社貌 | 金典语义 | 金典比对 | 金典关联 | 金典听读  
English     |    Français     |    Deutsch    |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    Español    |    日本語  
金典语义查询 金典引文比对 金典概念关联 金典模糊找句 金典自助听读 经典诵读 金典视频导读
   
重视做好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编译工作
人民出版社网    www.ccpph.com.cn    2013-07-23      来源:  求是理论网

字号  【      】  打印                    
 

  编者按
  日前,《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版、《列宁选集》第三版修订版出版座谈会在中央编译局召开。来自中央相关部门和高校等研究机构的领导和专家对新版选集的理论水平和学术造诣予以高度评价,对新版选集出版发行的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影响给予了充分肯定。为便于广大干部群众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普及,我们摘编刊发座谈会部分发言,以帮助广大读者了解掌握新版选集的编译意义、特点、原则以及内容新变化等。


  重视做好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编译工作
  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 贾高建
  人民出版社近期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版和《列宁选集》第三版修订版,是中央编译局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编译方面的又一项新成果。众所周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和《列宁选集》是为适应广大读者学习研究马列主义的需要而编辑的马克思恩格斯著作和列宁著作的精选本,最初出版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译文分别选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版和《列宁全集》第一版。其中《列宁选集》出版较早,1960年便出版了第一版。1972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版出版;与此同时,《列宁选集》在对所选篇目做了部分调整并对译文进行校订后,又出版了第二版。1995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也在篇目调整和译文校订的基础上出版了第二版;而《列宁选集》又以《列宁全集》第二版为依据做了新的调整和校订,出版了第三版。2009年,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的标志性成果,我局编译出版了十卷本《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五卷本《列宁专题文集》;而此次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版和《列宁选集》第三版修订版,便是吸收和利用了两部《文集》编译和研究成果,对两部《选集》再次进行调整和修订后形成的最新版本。
  长期以来,编译局的同志立足本职,刻苦工作,较好地完成了中央交给的任务,推出了一大批经典著作的编译成果以及大量经典著作单行本和选编本。除了对两部《选集》及时修订再版外,我局目前还在抓紧编译《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预计编70卷,迄今已出版22卷。这个第二版以第一版为基础,依据国际马克思恩格斯基金会编辑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第二版(MEGA2)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德文版重新进行编辑和译校,工作量较大,准备分期分批完成。同时,《列宁全集》第2版增订版的有关工作也在抓紧进行,可望在近年内陆续推出。此外,我局还在筹划《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文库》等新的项目,准备重新修订出版一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单行本、选编本和摘编本。
  做好经典著作的编译工作,对于开展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宣传和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基础性意义。要学习、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首先要有第一手材料;为了真正弄清问题,必须认真研读原著,特别是在马克思主义遇到种种争议、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存在各种不同理解的情况下,研读原著就更是必不可少。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编译和出版,特别是《全集》、《文集》和《选集》等系列成果的推出,为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宣传和研究提供了可靠的文本依据。当然,经典著作编译与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宣传、研究是相互促进的,随着学习宣传工作的不断开展和理论研究的不断深化,对编译工作也不断提出新的要求;为了更加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必须对已有的编译成果适时进行修订、调整、补充、完善,以尽可能地展现经典作家思想的本来面貌;同时还要进一步做好规划,不断充实和完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版本体系。


  新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和《列宁选集》的编译思路与版本特色
  全国政协常委、中共中央编译局原局长、两部选集主编 韦建桦
  新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和《列宁选集》的编译方案,是在全面总结以往经验、具体分析原有版本的基础上,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制定的。
  1995年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版从总体上看是一个好的版本,但存在一些重要问题亟须解决:一是整体结构和各卷编目需要调整和改进;二是全部译文需要与《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的最新译文统一;三是各卷所附资料和各篇著作题注需要增补和修订。
  《列宁选集》的情况有所不同。1995年出版的《列宁选集》第三版结构严谨,编目合理,但也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是选集各卷出现的马恩著作引文必须与《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的最新译文统一;其次是涉及重要理论问题的译名必须根据最新研究成果进行复核和勘正;第三是各种相关资料必须充实和完善。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版全部采用《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的最新译文,并再次进行了严格的审订,体现了更加严谨而又新颖的编辑思路。首先,在文献选编方面,我们对第二版选集的篇目作了调整和增删,力求在有限的篇幅内更加准确地反映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理论体系,更加完整地涵盖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精髓,更加全面地介绍马克思恩格斯在政治、法律、历史、教育、伦理道德等领域的精辟论述。其次,在整体结构方面,我们进一步完善了编年与专题相结合的编排方式。第三,在资料整合方面,我们力求使各卷的卷首说明、卷末注释、各种索引以及大事年表真正成为内容丰富的有机整体,成为对理解正文、研究经典具有参考价值和学术意义的辅助材料。
  我们为新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编纂了详细精审的名目索引,按照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的原则,将每一个涉及理论概念的词条分为若干细目,具体介绍这些概念在正文中出现的情况;此外,名目索引还包含各类重要史实、政党组织、社会思潮、学术流派、科技术语和地理名词。
  新版《列宁选集》也呈现出鲜明的特色。一是各卷译文更加完善。我们对理论界长期关注和讨论的一些重要理论概念及其译名逐一进行了考证和研究,并根据《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的最新译文,对选集中出现的马恩著作引文进行了统一,进一步展现两部新版选集之间的内在联系。二是各卷说明更加充实。我们力求以准确简练的语言阐明列宁著作的时代背景、理论要旨、历史地位和指导意义,帮助读者理解列宁思想的精髓及其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理论贡献。三是各卷资料更加详备。我们根据最新研究成果对各类注释和人名索引进行了审订,并全面修订了名目索引,增补了列宁生平大事年表。


  认真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改革开放实践与时代的需要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李 捷
  新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隆重出版,对于中国理论界和学术界来说,是一件具有标志性的非常重要的事情。《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是在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的直接指导下编辑出版的,从问世起到现在,在我们党的高中级领导干部思想武装、思想理论宣传教育、理论研究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为什么能起到如此重要的作用呢?就是因为这两套选集,汇集了长期指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
  说到这里,就遇到一个绕不过去的老问题:马克思主义经典,究竟有没有过时?会不会过时?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马克思主义经典,并没有过时,也决不是“故纸堆”,而是常学常新、常用常新的“宝典”。今天的现实,需要马克思主义经典武装,需要马克思主义经典指导。
  一、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越是发展,就越需要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和精辟论述的研读。
  当前改革开放中遇到的许多新问题,都是深层次的问题,都不能“跟着感觉走”,更不能搞实用主义哲学。尽管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找不到解决现实问题的现成答案,但是其中贯穿着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却能为我们破解当前问题指明正确的方向。
  二、意识形态领域和社会建设领域情况越是复杂、越是多样多元,就越需要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使广大党员领导干部增强识别和抵制错误思潮的能力,使科学理论为人民群众所掌握。
  当前我们面临的社会是一个多元多样的社会,各种情况比较以往更加复杂。我们面临的意识形态同样呈现出多元多样的情况,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不断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挑战。这种状况将是长期的,我们必须做好充分准备,提高应对的本领。而提高本领的最重要的途径,也是最为有效的措施,就是不断夯实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坚持党性原则和党性立场,并且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而绝不能束手无策、无所作为。
  三、要构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也必须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研读。
  构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当然离不开对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理念的学术诠释,这是出发点和基础。但是,这种学术话语体系不能没有思想支柱,不能没有灵魂,这就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种话语体系一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同时又一定要以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际问题、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着眼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运用,着眼于对实际问题的理论思考,着眼于新的实践和新的发展。这里面,一定要处理好三个关系。一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的关系。基本原理不能丢,更不能背离,又要根据本国实际和时代特征不断发展。二是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同在实践中大胆创新的关系。当发现实践与理论不一致的时候,既要用理论指导实践,又不能用理论框死实践,还要用实践发展理论。三是必须正确处理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与批判地继承、吸收、借鉴人类一切优秀文化成果的关系。对西方的学说和制度既不能全盘照搬照抄,搞“洋八股”,也不能全盘否定,搞片面化、简单化。对中国古典文化既不能不加分析地一概颂扬,也不能不加分析地一概否定。


  大力推动马列经典著作出版工作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 邬书林
  这次编译出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版和《列宁选集》第三版修订版,是党中央为进一步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做出的又一重大决策,对于进一步深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更好地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实践,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和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建设的伟大工程,具有十分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宣传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新闻出版战线的神圣职责。几十年来,我们始终不渝地忠实履行使命,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作出了积极贡献。近年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按照党中央的部署要求,大力推动马列经典著作的出版工作。一是把马列经典著作的出版项目列为各种出版规划的重点项目,早在1990年,新闻出版署就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二版列入新闻出版“八五”规划,现在出版的两部选集也是新闻出版“十二五”规划项目;二是在资金方面给予大力支持,近年来,总署(总局)和国家出版基金对《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列宁专题文集》、《列宁全集》中文第二版增订版以及现在出版的这两部选集在资金资助上都给予了重点支持;三是组织印刷、发行等协作单位,做好马列经典著作的印刷、发行工作。今后总局还要继续在各方面进一步加大对经典著作出版工作的支持力度,在资金资助、评奖、评优等方面给予全力支持。
  一要努力做好两部选集的宣传推荐工作。人民出版社要精心筹划宣传方案,努力扩大其社会影响,宣传和介绍两部选集的重大意义、编译特点、基本内容、重要观点,提高广大干部群众学习马列经典著作的热情和效果。
  二要扎实做好两部选集的发行工作。人民出版社要精心组织好印制、储运工作,保证两部选集在全国各新华书店不断货、不断供;各地新华书店等发行单位要在店面显著位置确保两部选集的陈列,并做好推广、销售和服务工作,保证广大读者学习和研究马列经典著作的需要。
  三要进一步加强马克思主义研究著作的出版工作。人民出版社要继续与中央编译局密切配合,进一步做好《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二版、《列宁全集》中文第二版增订版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文库》等重大项目的出版工作,在编辑、校对和装帧、印制等各个方面都要做到精益求精,使马列经典著作成为当代中国标志性的出版精品。要大力加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出版传播资源的积累保护、整合加工和开发利用,精心策划、编辑、出版一批反映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最新研究成果、代表国家水平的精品力作,为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提供权威系统、方便高效的服务,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贡献更多力量。


  努力向读者奉献高质量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文本
  人民出版社社长 黄书元
  中央编译局是党中央直属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翻译和研究机构,汇集了国内最顶尖的翻译家。在过去的六十多年中,我们亲眼目睹也深切感受了他们治学严谨、淡泊名利、无私奉献、追求真理,一辈子心无旁骛、皓首穷经、孜孜不倦地传播马克思主义真理和人类先进文化。60年来,我们翻译出版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全部著作,成为世界上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最多、最全的国家。
  人民出版社与中央编译局始终是我们党传播马克思主义真理的重要阵地。1921年党的“一大”闭幕之后不久,根据大会精神,中央负责宣传工作的李达同志即在上海创办了人民出版社,明确以传播马克思主义为己任。人民出版社创建伊始,在人力、物力严重缺乏的情况下,就陆续出版了《共产党宣言》、《马克思全书》、《列宁传》等几十种图书,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真理,扩大中国共产党影响,推动中国人民革命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中央先后重建人民出版社和中央编译局,并决定中央编译局编译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均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以保证经典著作的权威性。从此,人民出版社与中央编译局精诚合作,共同为向广大读者奉献高质量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文本而砥砺前行。
  新时期以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编译局的专家们根据最权威、最可靠的外文版本,重新审核、修订、翻译《马克思恩格斯文集》10卷,《列宁专题文集》5卷。在两部文集的出版过程中,中央领导同志多次就做好两部文集的出版发行和宣传工作做出重要指示,明确要求把两部文集出版成“精品工程”和“标志性工程”。在中央领导同志的关心支持下,两部文集于2009年底出版。截至目前,两部文集累计销售近3万套,创造出新时期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发行的最佳成绩。
  两部文集出版之后,中央编译局又开始编译新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并对《列宁选集》进行修订。新版选集选用了重新校订的新译文,吸收了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最新成果,为广大读者提供了译文更加准确、编排更加科学、使用更加方便的经典读本。在中宣部和原新闻出版总署的大力支持和坚强领导下,我社与中央编译局密切合作,在两部选集的编辑出版过程中相互支持,共同解决遇到的各种问题,同时,对选集的编辑出版流程做出细致安排。这样的和谐合作保证了选集编辑出版工作的顺利进行。在质量管理上,我社严格按照两部文集的标准,精心编辑、精心校对、精心设计、精心印制。自2012年9月正式出版以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已发行8800套,《列宁选集》已发行7600套,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中国人民从未像今天这样离伟大的“中国梦”如此接近!实现梦想要求我们一定要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翻译和出版无疑是理论自信的基础性工作。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学习和研究的权威教材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赵家祥
  我是一名从事马克思主义教学和研究工作的教师。在《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列宁专题文集》编译的过程中,有幸应邀参加了工程咨询委员会对这两部文集的审议,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但更重要的是通过多次审议会,使我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翻译工作的重要意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翻译工作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对翻译工作的难度和艰辛有了切身的体会。
  第一,翻译工作既要精通外文,又要精通中文,要有很好的文字表达能力,能够用严谨规范、明白晓畅的中文把经典作家的原意“按照作者写作的原样”表达出来,使读者阅读译本就像阅读经典著作的母语原著一样。这确实是一项“代圣人立言”的工作。
  第二,做好翻译工作,不仅要精通外文和中文,还要有很高的学术修养,要对经典作家的思想有透彻深入的理解,这就要求翻译工作者学识渊博,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熟悉经典作家所在地区和国家的历史、地理、经济、政治、文化、心理、语言、风俗、习惯、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等等。惟其如此,才能保证译文在理论上的准确性。
  第三,韦建桦同志讲过,经典翻译与经典研究相比,对学养、学力、学识和学风的要求更严。研究工作要求的是“得其要义”,翻译工作除此之外还要做到“纤悉无遗”;撰写论文可以“扬长避短”,从事翻译决不容许“避难就易”。在经典翻译工作中,单是译名的确定和统一,就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如为了确定《资本论》中数以千计的中文译名及其体系,一代又一代人付出了艰辛劳动。
  第四,从事经典著作翻译工作的专家,具有崇高的责任感和奉献精神。他们的工作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力争准确无误。60年来,他们翻译出版了一系列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对于已经出版的经典著作,又根据新的研究成果进行审核和校订,使译文更加准确,编排更加科学,考证更加精当,资料更加翔实。经典著作的翻译是一个集体的事业,署名往往是集体的,有的甚至没有署名。他们具有的自我牺牲和无私奉献精神令人敬佩。
  新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和《列宁选集》的出版,是继《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列宁专题文集》出版发行后,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取得的又一标志性成果。新版选集是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事业不断推进的形势下,为适应广大读者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需要而编辑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著作的精选本,这个版本译文更加准确、选编更加精当、资料更加翔实、题注和注释更加符合原著本意。70卷本《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二版也在陆续出版,这是一个更加完整可靠的基础文本。我作为一名专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期盼着这套全集尽快全部面世。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列宁专题文集》的出版,新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和《列宁选集》的问世,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二版的陆续出版,是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作的一件大事,它必将推动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向纵深发展。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东剧变以后,西方一些反马克思主义者弹冠相庆,断言马克思主义将偃旗息鼓、销声匿迹,国内一些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也有些悲观情绪。我对马克思主义在世界和中国的发展及其推动历史进步的作用持乐观态度,悲观失望是没有根据的。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